欢迎您来宠物人才网

手机APP
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场薪闻 > HR俱乐部 > 人力管理 > 10元求职公寓里的梦想与现实
10元求职公寓里的梦想与现实
作者: 时间:2021/8/7 阅读:2次

夜幕降临时分,王琛带着一丝和单位同事聚餐后的兴奋和醉意,回到住宿的公寓里。

那几张面孔都还在:老居依然坐在客厅沙发上两只眼睛盯着电视屏幕想心事;“山东”悠然自得地边打电话边在客厅里踱步;居振兴在第一女居室里算命的声音,走廊都能听见;第二女居室里的吴小姐起身关了房门,用白眼瞟了一下第一女居室的方向,继续坐在床头绣十字绣。

寓所里多了副新面孔,据说是来西安旅游的外地大学生,和大家还不熟,独自坐在二层架子床上,边吃瓜子边发短信。

王琛到各个房子转了一圈,看到大家依然各怀心事,便信手摸出手机,费了好大一会儿脑筋,写了条短信:“啥时间来西安?我想你。”发给自己的女朋友。

短信没有立刻回复过来。王琛看了三次手机,发现依然没有反应,将手机调到静音位置,简单洗漱后,“第一个先睡了”。迷迷糊糊之间,放在胸脯上的手机震动将他吵醒,王琛一看是女友的短信回复:“班上正忙。再说啦。嘻嘻。”

他将手机关机后塞到枕头底下,对正在墙角聊手机QQ的“小礼泉”说:“兄弟,你没房子,再给女娃甜言蜜语也不管用。关灯睡觉!天亮了还要找事干!”

小区里的

“学生公寓”

王琛所住的这家公寓位于西安市友谊路的一个中档小区里。门口有两个保安把守,但只要不探头探脑地问路,都可以自由出入。

这个小区成立有四年时间,全是十六七层的高层。据说当时销售价格是3800元每平方米。前一段时间有一住户出售了房子,最低要价每平方米6800元。王琛当时很享受地坐在小区草坪的石凳上乘凉,闻听后伸出手计算总价格,中途就吐舌头叫道:“我的天,这房子谁能买得起?”但就是有人买了,甚至装修后还闲置着。

一年前,这个小区的一间房子要出租的消息被屈卫东在网上发现了。当时屈卫东和同学的合伙生意刚散伙,他以每月1500元的价格租了下来,办成了大学生的求职公寓。

屈卫东又在网上发布消息,以每个床位每晚10到18元的价格招租。他坚信自己的投资意向绝对没错。

三年前屈卫东大学毕业,开始不断地在各地找工作赶场子应聘。那些招聘信息有些来自于公开的媒体,部分是高中同学和大学校友的推介。每次到外地找工作,晚上的住宿都成了很棘手的问题。屈卫东外出已经习惯了在拥挤的火车上站立十个多小时,每天一笼包子解决温饱。最开始解决晚上睡觉他会找到同是大学的同学校友,在他们的宿舍蹭一晚上;再不行就是到通宵网吧看一晚上的电影。在网吧迷糊时被偷了手机后,屈卫东接着又被一个黑店老板以临时加价扣过行李。

“最便宜的招待所每晚也要七八十元,三五十元的城中村黑旅店真是不敢住。”他当时就想到了能不能有一个专门供求职大学生临时租住的小公寓。最起码安全而且便宜,还能让大家找到如同大学校园宿舍的怀旧感。

屈卫东的西安大学生求职公寓因此诞生。

公寓在小区七楼,和其他私人住户房子的结构别无二致,只是130多平方米的四居室,被分为女一室、女二室、男一室、男二室,里面摆着双层架子床。入住的人员来自五湖四海,几乎是清一色的刚毕业大学生,或毕业好几年的师哥师姐。他们在这个城市寻找可以实现生存和梦想的工作,然后提着行囊离开各奔东西正式走向社会。

我想在这城市

有个自己的家

王琛的老家在咸阳市彬县农村。父母都是农民,父亲会在农闲时节外出打工,做建筑活。这位农村汉子在儿子高考前,决心让儿子学中医。那是一个没有揽到活的傍晚,父亲拖着伤腿骑自行车回到家。感慨满城市都是医院的广告,甚至城市的女人都舍得花钱把自己胸脯往大里做。看来医生这行当就是吃香。让儿子学中医,那是因为中医大夫越老越吃香。

王琛当年考上了贵州中医学院,五年制中医本科。父亲很高兴,决定给家里盖房子的那笔钱不动了。既然儿子以后就是城里的大医生,就应该给孩子在城里买房子安家。王琛每年的学费是4000元,每个月还有500-800元的生活费。五年花了近七万元,这个数字是王琛毕业时父亲算了三遍的一个“天文数字”。其中还有一万元的助学贷款。

王琛在大四就开始找工作,最开始在一家医疗器械公司做促销月工资800元,毕业后在学校赖了近半年,算是换了一份月工资1800元的药品销售工作。他谈了四年的女朋友终于“感到不能这样混下去了,要不连最后的机会也会失去。回到老家青海,进了一家县级医院中医科。”那年春节,王琛到青海看望女朋友一家,算是挑明亲事。女孩的父母是普通职工,晚上郑重其事地说:“如今啥工作都不稳定,你们两个只要有正当职业干就行。但有一点是必须的,要娶姑娘过门,必须让你家里给你在城里买套房子。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就业的压力和房价的不断上涨早已使王氏父子深切感受被这个时代抛到贫困边缘。刚上大学时,我的就业最低目标是市级医院,毕业时联系老家的县级医院都是人满为患,走上社会才发现,即使到乡镇卫生院就业,也必须通过省上的统一招考。王琛在应聘时发现,以他的资质,连实习医生都没有医院接收。他在网上联系到西安一家医疗器械公司的报表员工作后,偷偷地请假回到老家应聘。同学向他推荐了10元旅店。住了一周,王琛没有回家一次。每次接到父母打来的电话,都说在上班,和女朋友关系很密切。其实他知道,在自己房子迟迟不能得到落实的时候,自己已经没有勇气和女朋友联系了,这样下去他俩真的会玩完的。

求职的那段日子

是我的“断奶期”

其实在现今的大城市内,很容易找到这样的日租房。吴小姐就是通过网络联系到这里。都是靠近城中村或者就在居民小区内,交通便利,门口就有摩的或小巴汽车。晚上小区门口会被烤肉摊、麻辣烫、米线摊包围。住宿普间月租100元,日租10元。“绝对是西安最便宜的住宿。”屋子内有有线电视、电热毯、被子、热水器等设施。有些房间经过精装修,还铺有地板革,夏有空调,冬天有暖气,远比外面旅店整洁舒适。住在这个公寓里,吴小姐一个人早上出去一个人找工作,晚上又独自回来。她老家在渭南市,但在西安举目无亲。从河北大学毕业后,在距离老家相邻的都市内,她第一次感到步入社会求生的艰难,一切都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理想化,和校园生活更是相去甚远。有一次吴小姐亲眼看到一位新同事被领导在酒桌上揽着腰往嘴里灌酒,晚上回到公寓,她决心还是和大学生住在一起比较安全。

这些往日的大学生为寻找适合自己的工作,晚上在寓所里临时聚居住宿,回味着刚进校园的那种集体氛围。求职公寓里的住户们有句口头禅:求职这段时间是大学生的“断奶期”。

短租式公寓最大的特点是按日或月计租,因为普通的房屋祖赁,都要求租客至少签订半年甚至一年的租期,适合那些长时间居住的客户;住酒店,虽然可以日租,但租金费用又太高,而且其他生活成本如吃饭、洗衣等也会相应提高;住招待所,房租可以日结也不贵,但环境、卫生却又得不到保障。短租公寓恰恰是综合了三者的所有优点,使出门在外求职的大学生既能省钱又能找到家的感觉!


王琛午夜时分起床时,看到下铺的居振兴还在一个人抽闷烟。王琛半开玩笑地对居振兴说:“给我算算,看我和我女朋友还有希望不。”居振兴扭头看了王琛一眼,冷冷地说:这个你也信,都是哄女孩子开心的。我其实来了快半个月了,还是没有找到工作,大学时荒废了学业,再加之专业不对口,我只能等到国庆节之后再来了。第二天早上,王琛起床发现,一张房产广告报纸空白处,留下了居振兴的一段话:离开寓所的那一天,你不得不承认,你已经度过“断奶期”,开始走上社会,即使不断跌倒,也要蹒跚着向前走。



来源:
热门推荐